手机招聘

手机版

微信招聘

官方微信

网站客服:0580-8910000
首页 >>今日焦点
“双减”下的教培从业者:当老师很快乐 但我现在倾家荡产
2021-8-13 15:34:56 来源:凤凰网教育

 

“哐”,门被一脚踢开,在几十个学生注视中,贾老师被人掐着脖子走出教室。

这段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事情发生在安徽含山某补课机构,视频中他说,“掐脖子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只要让我复工让我还债。”

最新通报称,贾某违法进行线下培训,疫情防控期间聚集学生补课,且在8月5日上午被社区责令关停后继续开班,相关部门已立案调查。

在安徽贾老师顶风作案给学生补课时,黑龙江某三线城市英语培训机构校长凌宇也在想,如果校区真到办不下去那天,他就开一对一的黑班,“能挣多少钱算多少钱。”

7月24日,双减政策尘埃落定,校外培训行业变天。双减之下,无论是违规补课被训诫的贾老师,还是想开黑班的凌宇,他们也只是教培行业里,马不停蹄自救的从业者缩影。

 

债务缠身

据武汉晨报报道,被掐脖子的贾老师从小家境贫困,曾是发电厂的一名工人。他厌倦发电厂冷冰冰的机器,在自学考取本科学历与英语等级考试后,他终于成为某培训机构的一名英语老师,那是2001年。

英语培训老师的职业曾带给他不错的物质生活,但也让他背上巨额债务。2020年,他与妻子通过信用卡、网贷套现几十万元,在当地开办英语口才班。而在此之前,他已经欠债50多万元。

“如果不是为了还钱,我一定歇业休息。”即使被官方通报后,从业20年的贾老师依旧对培训机构抱有执念,他想去考研,想去考教师资格证,考普通话证书,他还想以后能把口才班办起来。

在贾老师为到期的网贷和信用卡违规补课,被官方通报时,凌宇也同样被债务缠身。

成年之前,凌宇衣食无忧。他小时候家境优越,父母都是机关单位的干部,本以为能混到铁饭碗的他没赶上“好时代”。2000年前,凭关系还能混到正式编制,但到他找工作的时候,待遇已经变成一个月工资300元,无编制。

离开体制后给领导开过车,去南方跑过长途。他觉得别的工作做不了,还是做培训机构有发展前景。“这行没什么风险,不像以前开车那么累。教好了学生,家长也特别感激,很有成就感。”

从事校外培训是因为妻子。2004年,凌宇的妻子大学毕业后就当了辅导老师。从十几个人的小托管班到两人2007年结婚,生源翻了好几倍。

2018年开始,国家对校外培训的监管越来越严。据黑龙江日报报道,2018年9月,黑龙江全省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9576所,共查处未取得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培训机构4867所。

此外,黑龙江省教育厅印发了《黑龙江省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试行)》通知,其中提到,校外培训机构办学场地应当与办学项目和办学规模相适应,合法、独立使用,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校舍面积不低于300平方米,其他类校外培训机构可适当降低标准,且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

为了让机构正规化,凌宇退掉了原本小的出租屋,买了300多平米的新房做培训。办好经营许可证、备案号、消防等相关手续后,新校区终于在2018年9月开业。

“豁出老命也得把这事儿办成。”这是凌宇当时的唯一想法,为了办学校,他押上了全部身家。买房花了100万元,再加上装修、置办全新桌椅等费用,他一共投入了160多万元。

但机构只正常上了一年课就遇上了疫情爆发,机构停课,2020年他亏了6万多。

“哪怕现在只是赚回本金,我都不干了。”卖了婚房后还抵押了父母的房子,再加上之前的积蓄,才凑够开新校区的一部分钱,现在他还有30多万的银行房贷要还。

与凌宇类似的群体不在少数。“很多人都是在18年审批手续时候投入很多钱,我感觉肯定会一大批人倾家荡产。”他说。

闺女初三复读,小儿子刚一岁半。现在凌宇一家四口租房住,平常夫妻俩上完课就是在家带孩子,他的父母已经70多岁,身体也不好,夫妻两人太忙时是姥姥带孩子。

双减政策之后,他和妻子很心慌。“监管这么严,但凡有其他活路就不干了。但我现在没有,我还得生存,还有贷款要还。”

抵触转型

今年是凌宇做课外培训的第十六年,也可能是他即将转行失业的第一年。

从市里开完会后,领导建议转型托管。但是凌宇认为“托管就是看孩子,几百个小孩托管,吃饭、找厨师、雇服务员,那是另外一码事。”他根本不考虑转型,“那么多正规机构不可能让全部都倒闭。”

凌宇的英语培训机构有300多名学生。周六日集中上课,从早上八点开始,下午四点学生最多。凌宇说,“只有市里的机构会补到晚上七八点,补课到很晚的是初三、高三的学生。”

四个老师,两个助教,一个前台,一个卫生员,像凌宇这种规模的课外培训机构,当地还有百八十家。这些中小型机构的发展与教师相互依存。工资给的太低,留不住老师。但如果老师教得不好,机构也会倒闭。

培训机构有相对完整的教师培训体系,老师之间会定期评课,指出讲的不好的地方然后改进,每年固定安排老师外出培训、学习。一个老师每月5000元工资,与当地平均2000多元的工资相比属于高收入,但一个老师平均要教90多个学生。

凌宇的英语培训机构在该三线城市的市区,当地矿产资源丰富,但挖矿红利过后,年轻劳动力外迁,近年来人口流失非常严重。来补课的学生中,九成是留守儿童,三成是父母离异。每次来交费的家长一多半都是老人。学生补完课如果成绩没提高,他都会觉得愧疚。

“别看我自己开培训学校,让我拿钱给孩子补课,我都会心疼。”培训机构每月上八节课,一节课收费200元,费用相当于当地普通职工半个多月的工资,而他们市里的价格要翻倍。凌宇认为,当地公立学校教学质量差,所以社会上培训机构能够这么火。老师会在课上说,谁学的不好赶快去培训机构补补课。如果学校教学质量跟不上,那课外培训机构需求就会一直在。

取缔课外培训,家长负担反而会更重。凌宇已经预见一对一补课会泛滥,“一个私立学校倒闭,会出现十几个一对一黑班,但家长找人给孩子补课会更难。”

前路迷茫

正常情况下,凌宇的英语培训机构一年大约能达到十四五万元营收,如果去年没有爆发疫情,他目前应该已经还完贷款,说不定还略有盈余,但现实并非如此。

2020年1月疫情爆发,2020年3月,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消息,全球已有逾8.5亿儿童和青少年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停课,人数约为全球总学生数的一半。据灯塔edu统计,一年之后的2021年1月,全国依旧有92个地区停止线下教学。

停课、停学对培训机构现金流造成了巨大影响。有的机构半薪、停薪,有的培训机构就此倒闭。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当时曾表示,100万家线下教培市场散户或将减少至40%。

“疫情爆发时,很多机构都干不下去了。”凌宇回忆,当时哈尔滨、上海、天津、北京、广州的培训学校都在转让,千八百平方的房子几十万元就转让。

好不容易熬过疫情,今年3月,凌宇的培训机构终于重新开业。然而,7月的双减政策让他有点措手不及。虽然现在还没有接到关于执行政策的详细通知,但自从政策出来后,他每天都会和同行打听各地情况。目前,吉林、辽宁的课外培训机构已经全停了。

严厉的政策监管下,课外培训的生存空间越开越小。新东方、高途、好未来、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等头部机构开始密集裁员,纷纷转型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然而,对中小型机构来说,监管下的转型并非易事,机构停课的最直接后果将是歇业倒闭。

“还没有想好后路,等真办不下去那天,能转行还是尽量转行。”万一转行失败,凌宇打算破釜沉舟,“那就什么都不怕了,开黑班,能挣多少钱算多少钱。”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知道,现实不允许他那么做。

最近,凌宇总是会想起自己小时候上学,那时候班里哪个孩子课程落下了,老师会把他叫到自己家无偿补课。但现在大不一样了,有的家长花钱找老师,老师都不给补。

(文中凌宇为化名)

1 2 3 4 5

舟山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

出纳会计导游旅游客服计调旅游产品经理

舟山市定海天峰电器有限公司

中央空调工程助理暖通项目经理工程预决算资料员中央空调维修技术员中央空调渠道经理

舟山市定海通发塑料有限公司

机筒铣工文员出纳铣工客户联系

舟山顺丰速运有限公司

收派员(临城附近送快递)收派员(普陀附近送快递)收派员(定海附近送快递)

舟山凯润食品机械有限公司

食品机械装配工

舟山中天重工有限公司

船体主管船体质检轮机质检安全消防主管安全消防员

舟山市百得利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润滑油销售工程师

森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淘宝客服视频拍摄制作网络主播实验室检测员销售员

舟山经济开发区华旅通讯有限责任

华为体验店销售定海手机销售人员外送人员销售

舟山市广润船舶电器设备有限公司

装配车间主管电气设计钣金设计经管部文员

舟山市鲨鱼制药机械有限公司

机械工程师电气工程师装配电工总经理助理机械设备钳工、装配工、调式工

浙江金鹰食品机械有限公司

机械工程师装配钳工热处理电气工程师数控铣工

杭州宋都物业经营管理公司

客服主管工程主管客服项目经理物业工程领班

舟山心菲扬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保洁

浙江天海传媒有限公司

平面设计师装修设计师厨师

(兔宝宝旗舰店)舟山市浩盛商贸

衣柜设计师前台业务员
网警

客服热线:0580-8910000 2025505 2025525 2600077 企业客服QQ:1227279393 个人客服QQ:1275759393

免责申明:本网站信息均由求职者、招聘者自由发布,上奇人才网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浙B2-20090313 人力资源许可证编号:330901000003 举报电话:0580-2281082

CopyRight©2006-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hangqi2001@126.com 本站关键词: 舟山人才网 上奇人才网